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吴玉阳美术馆

油画、国画、书法、小说、文艺评论、诗歌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吴玉阳,男,天津蓟县人,网名无事梧桐,又名画痴,中国当代实力派画家。早年毕业于天津美术专科学校,后毕业于天津师范大学中文系。网络名无事梧桐,著有长篇网络小说《只做情人,不结婚》。电话:13820221396

《只做情人,不结婚》第七回4  

2013-09-19 15:24:29|  分类: 原创长篇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再说马会珍把死猪推到村南头的大块儿,把它倒进一个土坑里,用手捧了几捧土撒在死猪的身上。今天的太阳暖烘烘地照在他身上,再说推着这么重的死猪走了这么远的路,应该是出汗了,但他却感到很冷,竟然身不由己地哆嗦起来。回过头来说秋玲,她擦了擦眼泪,推开二水,说:你还是死了这份儿心吧!咱俩是有情无份,今后各走各的路。你要是真想对得起我,就不要再找我了!二水眉头紧拧着问:这是为啥呀!?为啥呀!?你倒是告诉我,我好想想办法呀!秋玲又哭了,泪水从她白皙的脸蛋儿上流下来,二水看着情人这个样子,心更碎了。秋玲有气无力地说:我不愿意跟他离,所以不能再跟儿你了,你知道了吗?你听清楚了吗?二水无奈地问:前些日子咱俩白睡了,难道真的不能做两口吗?秋玲随意说了一句:除非马会珍死了。马二水沉默不语,不再追问了。血液胀满了他的每一根儿血管,他受不了这突如其来地刺激,理想中的天堂正逐渐离他远去,他现在想的只是如何把梦拉回来,把刚刚尝到的甜蜜夺回来!他不甘心,他不能接受失败,血就要撞裂他的血管,就要流进他的心脏里了。马二水轻声地问秋玲:马会珍现在干啥去了?秋玲止住了悲伤回答:我们家的老母猪死了,他把猪推到那个啥地方儿去埋了。想了半天,终于说出了那个地方的名子:对,对了!是村南边的大块儿二水冷笑了一声,说:我知道了,你在这儿等着我!说完扭头就走了,秋玲望着他的背影喊道:你干啥去呀?喊了半天也没有声音回答。

  到了年底,农村里的年轻人很少待在家里,不是串门子,就是参加各种赌博的活动,大块儿是一个踢铁蛋儿耍钱的好地方。中午过后,外面要比屋里暖和,这正是人们在外面玩儿的好时候。话说马二水直着两眼往大块儿奔去。正在踢蛋儿的大栓见马二水直冲冲地走过来,冲他喊了一嗓子:二水,你干啥去呀?马二水也不看他,回答道:不干啥,你看见马会珍了吗?大栓笑着说:看你那个样儿,跟中了邪似的!他不就在那里蹲着吗!说完还用手指了指。二水顺着大栓指的方向一看,果然马会珍蹲在那里,他三步两步就冲了过去,到了会珍身后大喝一声:死大麻子!马会珍蹲在死猪旁边,正想着秋玲上午说的话。忽然背后有人大声喊叫,他回头一看,马二水站在自己身后,两个眼珠子都快要迸出来,怒视着自己。会珍心里一惊,转身站了起来问:你有啥事儿呀?马二水眼珠子一瞪,眉头拧成两个大疙瘩,低低地说:不干啥!说着从裤带上摘下蒙古刀握在手里,大拇指一按按钮,银蛇一样的刀锋嗖地弹了出来。一道雪亮的光刺得马会珍睁不开眼,他本能地用手挡住光线。马二水以为他要抢刀子,于是一个箭步冲上去,嘴里低声自言自语着:不干啥!马二水用空着手的胳膊死死夹住会珍的脖颈子,攥着刀子的手使尽全身力量刺进会珍左胸部的下方。锋利的刀尖犹如电钻钻木板一样,迅速穿透棉衣刺进马会珍的胸膛。会珍还没明白怎么回事,就觉得心口处有一个冰凉的东西钻了进去。正在踢蛋儿的大栓大叫起来:那边打架呢!大伙快去劝劝呀!这么一喊,人们嗡地全跑过来,看见马二水正抡起胳膊攥着雪亮的弹簧刀,不停地猛刺马会珍的胸口,人们哗地一下又四散奔逃了。

 马二水松开胳膊,马会珍扑腾一下倒在地上。二水想:我把他咋了?不一会儿冷汗就从他的脑门子上冒出来,马二水用袖子擦了擦,拎着刀子就往回走。此时马会珍仰面倒在地上,左胸口处翻出几块棉花来,他的两只脚不停地蹬着黄土,都踹出两条沟儿来。一只黑条绒旧棉鞋掉在那只光着脚的旁边。他那蜡黄的手指深深地抠进土里,这时还在微微抖动。他的眼睛睁得大大的,此时还能隐隐约约看见蓝色的天。他的嘴巴张得大大的,一丝微弱的气息涌了出来。他的脸和手指一样黄,脑门子上慢慢渗出虚汗来,有两颗无色的泪珠儿从眼角里流下来……马会珍眼里的蓝天逐渐变成红色,紧接着变成黑色,最后成了无色。他的耳朵一点儿声息也听不见了。他忘掉了一切,也忘掉了自己,抛弃了一切……他的身体静静地躺在空旷无人的田野里。

那一天在开满野花的山坡上看见你

我的心就随清香飘走

那一天在碧草青青的河边遇到你

我的肉体成了泥土

那一天痴痴地做着梦

我从此就化作了濛濛细雨

那一天真地拥有了你

我就幻化成团团柳絮

那一天我含泪要离开你

是否夕阳还会染红天际

为什么会是这样

那全是因为我爱你

《只做情人,不结婚》第七回4 - 吴玉阳美术馆 - 吴玉阳美术馆

吴玉阳工笔人体画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