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吴玉阳美术馆

油画、国画、书法、小说、文艺评论、诗歌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吴玉阳,男,天津蓟县人,网名无事梧桐,又名画痴,中国当代实力派画家。早年毕业于天津美术专科学校,后毕业于天津师范大学中文系。网络名无事梧桐,著有长篇网络小说《只做情人,不结婚》。电话:13820221396

《只做情人,不结婚》第七回2  

2013-09-15 20:03:47|  分类: 原创长篇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太阳已经到房顶上了,秋玲这几天吃饭总是瞎对付,要么吃剩的,要么好歹吃一口,只要肚子不饿就行。可是今天她必须做饭了,因为家里一点儿吃的都没了,于是她不得不系上围裙去外面的街道上抱柴禾。一开篱笆门,马会珍背着包裹正站在门口。秋玲一哆嗦,紧接着又平静下来。只见马会珍浑身裹着浮土,满脸灰尘,头发都打绺了。腮帮子上、嘴边上的胡子茬长得老长,眼泡向外凸起,眼球里挂满血丝。脸蛋子上的肉也瘦没了。如果不仔细看,还以为他外地逃荒的呢!会珍拉住秋玲的手就往里走。和媳妇分别二十多天,可把他想坏了。一见到她马会珍心里竟不知说什么好了,他感觉到秋玲比以前更水灵更滋润了。而且心情也不错,脸上还挂着平时见不到的喜悦。秋玲没着急做饭,而是烧了一些热水,她让会珍先洗洗脸和头发,又拿出干净的外衣让他换上。一切都打兑好了,才开始点火做饭。

 秋玲给会珍一边夹着菜一边问:你们咋去那么多天呀?马会珍这才跟媳妇聊起这些天的经历。原来他们的运粮车队走到玉田的时候下起了大雪,耽误了几天。一路上,除去吃饭的时候歇一会儿,其余时间都是在车上度过的。晚上把拉车的牲口拴在路边的树上,人就睡在车上。人长时间坐在车上,上下颠簸,骨头都快散架了。好容易到了目的地,因为快过年了,也没歇上两天,忙完了又赶紧回来了,这还用了二十多天呢!秋玲看着会珍,又问:生产队管吃喝,那你咋又瘦了呢?会珍叹了一口气说:在家日日好,出门时时难!在外边哪里像在家里吃得那么斯致,干的、稀的、热的、凉的啥的呀!饱一顿,饥一顿,没有规律呗。听着男人的讲述,女人心里觉得有点儿对不住他。慢慢吃,在家里别着急!秋玲温柔地说。会珍吃着吃着饭,忽然拉住秋玲的手说:我都忘了,你看我给你带啥来了?说着他一指柜上的包裹,秋玲把它递过来。马会珍打开包裹,从里面拿出一块红地白花的布来。他把花布递给媳妇儿,高兴地说:你看,好看吗?喜欢吗?秋玲没心思没看布,只是问道:这要花多少钱呀?会珍听罢又从自己的口袋儿里掏出一把五颜六色的票子,塞到女人手里,笑着说:我的好媳妇儿!不但没花钱,还挣了十好几块呢!秋玲都有点儿糊涂了,问道:这到底是咋回事儿呀?会珍笑了笑,解释说:我们到了唐山第三粮库,实际上就完成了任务。可是那里的职工少,人手不够使,那里的领导就请求我们帮帮忙,因此我们几个就跟着人家卸粮食,卸完之后又把这些粮食都搬进仓库码好。等我们回来的时候,领导为了表示感谢,特意从当地的供销社调来一批花布,每人送一丈。那里的领导还真大方,除此之外,还每人补助了十五块钱。我想正好留着过年用,花布给你做身新衣裳。钱嘛,给你爸给你妈买点儿酒和肉啥的。你说好不好?会珍搂着媳妇的腰高兴地说。吃完饭,秋玲又烧了一大锅热水,她让会珍彻底洗了个澡。又把他脱下来的脏衣服洗净,晾在院子里。马会珍这时才感到累了,于是躺在炕上盖好被,呼呼地睡去。 他睡得正香,有人捅着他的胳膊,睁眼一看,媳妇儿面带愁容地站在旁边。她抻着男人的手,说:你快起来吧!看看咱们家的那头老母猪咋回事儿呀?犯圈多长时间了,还不正常吃食!瘦得一点儿膘都没有了。更让人着急的是,今天下午它把猪圈门子都拱坏了。你快看看吧!马会珍从炕上爬起来,趿拉着鞋来到猪圈那里。果然,猪把猪圈门子上一根寸半见方的木棱条拱掉了,那木棱条还在门框上耷拉着,那头老母猪用大嘴叉来回扒拉着木棱条。马会珍从小棚子里找来一个铁锤子,三下两下就把木棱条钉好了。他挺纳闷:每次猪犯圈不过五六天,就是不配上种儿,那劲头儿也早就该过去了?这次我没在家,咋折腾这么长时间呀?真是奇怪了!

     晚上会珍老早就把被铺好了,其实他现在并不困,却一个劲儿地催秋玲睡觉。秋玲也明白男人是什么意思,便支吾着说:你先睡吧,我还要看看那头猪去。说着就出去了,马会珍只好脱了衣服,躺在被窝里等着媳妇儿。其实秋玲并没有去看猪,她站在门口不住地往外张望。不一会儿,一个黑影走了过来。秋玲低低地问:谁呀?那个黑影答道:天天来,你还不认识?今儿晚上你咋站在这儿呀?多冷啊,快进屋去。秋玲连忙用手捂住二水的嘴,紧张地说:你小点儿声,马会珍回来了。二水用手拨开秋玲的手,不以为然地说:我怕他咋着!我正想找他,让他快跟你离婚,不要一个劲儿地挡道儿!秋玲一听就急了,怒斥道:你不听我的是吧?要那样的话,咱俩现在就一刀两断!就当以前啥事儿也没发生过!二水见秋玲生气了立刻就软了下来,说:我闹着玩儿呢,你还生气了?听你的,全听你的!秋玲这才消了点儿气,她对二水说:你先回去听话儿。没我的话,千万别来找我!记住了吗?她故意加重了后面的语气。二水没吭声儿,秋玲扣上篱笆门转身回屋了。马二水有点儿摸不着头脑,没法子只好回去了。 秋玲回到屋里坐在炕沿上发愣,会珍问:你为啥不高兴呀?媳妇儿趁机对他说:你说,我嫁给你这么长时间了,为啥在这里还是不习惯呀?在这里生活我为啥这不适应呀?会珍也没多想就说:你快睡觉吧!别胡思乱想了,难道我对你不好吗?此时秋玲嘴里也说不出什么来,执拗了半天,也没想出什么话来,只好和衣躺下。马会珍一见女人进了被窝,就要凑过去。秋玲知道他要干什么,就用手一推,说:我这几天正来那个,流量挺大,过几天再说吧。马会珍以前也见过媳妇儿的这种情况,只好作罢。
《只做情人,不结婚》第七回2 - 吴玉阳美术馆 - 吴玉阳美术馆

吴玉阳工笔仕女画《人面桃花》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3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