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吴玉阳美术馆

油画、国画、书法、小说、文艺评论、诗歌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吴玉阳,男,天津蓟县人,网名无事梧桐,又名画痴,中国当代实力派画家。早年毕业于天津美术专科学校,后毕业于天津师范大学中文系。网络名无事梧桐,著有长篇网络小说《只做情人,不结婚》。电话:13820221396

《只做情人,不结婚》第四回2  

2013-08-31 18:16:29|  分类: 原创长篇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快到中午了,窦强觉得有点饿,可是还没到收工的时候,妈妈不能回家。他到地里摘了一把绿豆角,剥了几粒扔到嘴里,嚼了几口,虽然有点儿酸涩,还是咽了下去,这总比饿着肚子舒服些。瓶子里的水早就喝光了,嗓子眼儿里火辣辣的,窦强四处张望,真叫巧,不远处有口机井正往外抽水浇庄稼。于是他拿着空瓶子飞似地跑过去,抽上来的水汩汩地顺着水渠流进地里。他把瓶子放在一边,拔了些草垫在渠埂上,两脚轻轻地踩在上面,猫下腰两手向外划了着水,把上面的杂物拨到一边。他双手捧起水痛痛快快地喝个够,冰凉的水格外甜,喝完了又把空瓶子灌满。他回到了原来的地方等着大人们收工。
 太阳到了头顶上,窦强和秀英才回到家。天祥和放了学的孩子们正坐在门口的大石头上,他们没有钥匙,这时都热坏了。进了屋里帮柱就嚷饿,秀英坐在门槛子上一边喘着气,一边用旧毛巾擦汗。窦强也累了,弯曲着身子虾米似地躺在炕上,一点儿都懒得动。歇了一会儿,秀英从陶盆里舀了三升棒子面,整整和了一盆子,一搂粗的大锅整贴了两圈饼子,锅底还熬了些小米稀饭。金花蹲在灶坑前烧火,朝月搬起饭桌放在炕上,又从饭橱里拿出碗筷。很快饭就熟了,帮柱问道:今儿吃啥菜呀?天祥白了儿子一眼,说道:饭橱里不是还有昨天剩下的炖干白菜吗?孩子们一听都噘起了嘴,只是太饿了,也就稀里糊涂地吃起来。帮柱刚吃一口就放下筷子跑了出去。准是嫌饭不好,去他奶奶家找吃的了!秀英自言自语着。她在堂屋转来转去,也没进屋来吃饭,等别人吃完了才进来。她坐在炕上盘着腿,掰了块饼子放到嘴里慢慢地吃起来。孩子们有的玩去了,有的睡午觉,秀英一边收拾碗筷,一边把掉在饭桌上的饽饽渣子捡起来放进嘴里。这时躺在炕上的窦强不解地问:您捡它干啥?秀英板着脸说道:别吃饱了就忘了饿!吃食堂的时候,人们饿得像死长虫。咱们庄一年多没出生几个孩子。北头死半截的外号是怎么来的,你知道吗?那年他饿得都翻白眼了,后来不知是谁往他嘴里塞了几个饽饽渣,才缓过来。秀英心有余悸地说道。
        帮柱比窦强大三岁,已经上小学读书了。晚上,秀英把洗干净的碗筷放到橱柜里,扫了扫地,又用抹布擦了几遍锅台,一切都收拾好了,才进了屋。她脱鞋上了炕,见帮柱趴在炕头上直打瞌睡,便摇了摇他的头问:老师留的作业你写了吗?帮柱直着眼,半天没吭声。没做吧!快拿出来写!秀英逼迫道。帮柱这才慢腾腾地从布兜子里拿出本子,放在窗台上,找着理由:我看不见字!秀英立即喝道:“把煤油灯放在窗台上,在灯底下写!”黑洞洞的屋子里只有窗户那里是亮的。帮柱一手拿着铅笔,一手拖着腮帮子愣愣地看着窗户纸。快写,快写……”秀英使劲儿推着他的后背,无论怎样他都无动于衷。不写,就睡觉去吧!秀英没办法地说道。

  别人都呼呼地睡着了,秀英还在煤油灯下一针一针地纳鞋底子。她左手攥住鞋底,顶在膝盖上,戴着顶针的右手拿着针锥往鞋底上使劲扎一个眼儿,然后拿起穿着细线绳的针顺着针眼扎过去,接着用顶针使劲一顶,随即把鞋底翻过来,中指和拇指捏住针用力一拉,为了使针脚紧凑,她又把线绳绕在针锥把儿上再骠一下。反反复复犹如蜘蛛一圈一圈地织网……一个晚上她能纳两双鞋底儿。夜很深了,秀英放下活计,伸了伸胳膊。她从土炕下面拿起小尿桶,一个一个地叫起孩子,给她们接尿。又忙活了一阵子,她才吹灭灯睡下。第二天,帮柱背着书包箭似地跑着,到家门口一看,篱笆门还扣着,大人下地干活还没回来,于是他转身朝奶奶家跑。你不写作业,还不听话,我一定告诉你爸爸,看你下次写不写作业!一个中年妇女气喘吁吁地追着,嘴里还不停地叨咕着。

    下午的日头毒辣得很,空气干燥,没有一丝风。田地里的玉米秧纹丝不动地矗立着,又宽又长的叶子被晒得蔫软了,绿油油的秸秆上泛着青光,一尺长的玉米吐出了胭脂色的毛子。一只绿色的螳螂正扛着大剪子趴在玉米叶上,静静地等着它的美餐。这个时节的庄稼长得特别快,气温高光照强,雨水又充足,你要是夜间来到玉米地里,就能听到嘎巴嘎巴的拔节声。庄稼长得旺,草也长得疯,如果不及时锄荒,野草就会和庄稼争夺地里的养料,到了秋天粮食自然要减产。地里的杂草必须在天儿正热的时候连根拔起,草根上的泥土还要磕打净了,这样做草很快就晒死了。如果阴天凉快的时候拔野草,它们的生命力极强,不易枯死,一遇到潮气根须就重新扎入泥土里复苏了。此时窦天祥和社员们正在玉米地里拔草,人们即使在阴凉通风的地方儿待着还喘不上气来,那么在密不透风的庄稼地里干活就更甭提了。天再热再闷,社员们也不能耽搁,这叫抢晌。在这种环境里干活还得穿上长袖褂子,头戴草帽,因为玉米地里小咬儿多,再有玉米叶好像锯条,人的皮肤一碰上它就起小红疙瘩,奇痒难忍。汗水正从天祥的脑门子上滋滋往外冒,热得眼都糊上了,于是他不停地用袖子擦汗。脸火辣辣的了,汗水已经浸透了他的蓝布褂子,紧紧地贴在后背上,又潮又热。庄稼地像一个大蒸笼扣住了劳作的人们。

《只做情人,不结婚》第四回2 - 吴玉阳美术馆 - 吴玉阳美术馆

吴玉阳工笔人物画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2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