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吴玉阳美术馆

油画、国画、书法、小说、文艺评论、诗歌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吴玉阳,男,天津蓟县人,网名无事梧桐,又名画痴,中国当代实力派画家。早年毕业于天津美术专科学校,后毕业于天津师范大学中文系。网络名无事梧桐,著有长篇网络小说《只做情人,不结婚》。电话:13820221396

《只做情人,不结婚》第一回2  

2013-08-24 06:31:47|  分类: 原创长篇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一阵急促的铃声响了起来,不一会儿从外面传来脚步声。老窦,你媳妇来了,还不快进去看看。”“她来干啥?没大事儿不好好在家干活,瞎跑啥呀!秀英在屋里听出是丈夫和刚才那个小伙子的说话声。话音未落。天祥掀开门帘走了进来,他看了看秀英说道:你来了。”“啊,刚干完活?秀英问道。刚才那个小伙子也跟进来,天祥指着他介绍说:这是小李,她是……”“我早就知道了,还是我把嫂子领到这儿的呢!小伙子打断了天祥的话茬,又说道:你们先聊着,今儿晚上我回家。秀英站了起来,不好意思地说:麻烦你了吧?”“没事儿,我们家离这儿不远,南关杨园子,骑自行车十几分钟就到了。嫂子您先坐着,我这就回去了。说完小伙子拎起一个绿军包就往外走,你慢点儿骑车。秀英客气地对他说道。
屋子里就剩下夫妻二人了,一个坐在东边的床上,一个坐在西边的床上,过了好久谁也没说话。你饿了吧?我去打饭。天祥站了起来和秀英说道,他拿着那个不知几天也没洗过的缸子出去了。不一会儿,天祥端着一缸子饭回来了,他把缸子放在桌子上,说道:你快吃吧。”“我来这儿不是为吃口饭!秀英话里带刺儿。今儿晚上没别的,就有这高粱米干饭和炖粉条。天祥打个岔绕了过去。你先吃吧,我不饿。秀英看也没看说,于是二人又沉默不语了。外面已经很黑了,其他宿舍的灯都亮了,天祥和秀英谁也没提出点灯,在黑暗中两人的呼吸声彼此都能听见。你到这儿究竟是为了啥事,气呼呼的!天祥终于打破僵局说道。没啥事儿,我就是想问问你,因为啥这么长时间不回去,也不管我死活?’”秀英有些激动。人人都有一双手,自力更生,自己养活自己!你对老家儿不好,我不愿意回去!听明白了吗?天祥直言不讳地回答。好!好!你不是这样说么,从今儿起,我要是再来找你,就不是我妈下的!秀英怒气冲冲地说道。屋里火药味十足,瞬间再也听不到啥话语了。第二天天刚亮,秀英又步行回村里了,那碗高粱米干饭依然放在旧榆木桌子上。
这时李闰正在院子里夹篱笆墙,见儿媳妇满脸灰尘地走进来。这两天来的她干啥去了?他有点儿摸不着头脑,秀英也没搭理公公就进屋里了。秀英和公婆表面上在一起过,实际分开着吃。她一天挣十个工分,有时生产队里夜战她也不甘落后,因此比一个大老爷们捞的工分还多。秋收的时候她一人分的粮食不比公婆四口的少,自己没孩子,丈夫又不在家,粮食吃不了,盆里缸里都装满了,这很是让对面的屋里羡慕。天祥和秀英结婚都三年了,还没有孩子,史氏老太太心里堵得慌,时常叨叨老吃粮食的鸡,却不下蛋的话来,久而久之秀英就听到了只言片语。
这一天天祥干活的厂子放假,他骑着自行车回来了。秀英终于找着机会,对丈夫说出了自己的想法:咱们结婚都好几年了,是不是该和你妈她们分出来?咱们自己过!你那俩妹子也都挺大的了,李凤芹和我经常吵嘴,多烦啊!天祥知道媳妇和爹妈不和,分开过也是早晚的事,便点点头。
说做就做,秀英请来大队干部主持分家。村支书坐在炕头上,抽着旱烟说了说分家的意义,会计窦今执笔,秀英给大伙倒上水。谁先说呀?支书发了话。李闰叨咕着:我进这个门的时候,天祥刚八岁,他妹子素华六岁,把他养大说上了媳妇,这么多年容易吗?还有啥说的。”“你提这陈谷子乱芝麻有啥用?史氏老太太瞪了丈夫一眼。秀英见已经公婆开口了,便说道:其他的东西怎么分都行,只是这老宅子必须按土地照上写的分,土地照上是谁的名字,宅子就归谁!是公公的名儿我和天祥搬出去,是天祥的名字他们就得搬出去!养活老家儿的事怎么办都行。支书征求大伙的意见,好长时间谁也没说话。那好吧,就先说宅子的事。李闰,宅子的土地照拿出来吧?支书说道。李闰从腰里掏出钥匙打开墙柜上的锁,翻了半天才把房产证找出来。他把着草黄纸的房产证放在炕桌上,我不认得字,窦今你念吧!于是窦今打开折叠的房产证念道: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私人房产证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(冀宅零柒肆伍号)
王家浅,正街中段道南,户主:窦天祥,东西叁丈陆尺,南北壹拾贰丈捌尺,干旱地;东窦海,西窦丈,南窦千……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河北省蓟县人民政府颁发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一九五零年一月
他又翻过草黄纸,见背面有几个蓝色钢笔字迹:李闰暂收管。此时,李闰流下了眼泪,喃喃地说:早知道这样,不如当初自己盖一层房子了。史氏老太太叹了口气,说:登记房子的时候,是我坚持要写我儿子的名字。
不久,李闰就在村西口申请了一块房基地,盖了两间土坯房,很快公婆几口子就搬走了。

《只做情人,不结婚》第一回2 - 吴玉阳美术馆 - 吴玉阳美术馆
 
吴玉阳工笔人物画《苏紫紫》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3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