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吴玉阳美术馆

油画、国画、书法、小说、文艺评论、诗歌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吴玉阳,男,天津蓟县人,网名无事梧桐,又名画痴,中国当代实力派画家。早年毕业于天津美术专科学校,后毕业于天津师范大学中文系。网络名无事梧桐,著有长篇网络小说《只做情人,不结婚》。电话:13820221396

网易考拉推荐

《只做情人,不结婚》第一回1  

2013-08-23 20:36:23|  分类: 原创长篇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第一回  示房证婆媳始分家  无花袄稚女咒母亡

在宇宙混沌之初,万物刚刚滋生,原本之间各无所碍,因此几亿年来相安无事。忽一日,星辰相撞,陨石坠落;山崩地裂,江海洪发,植被鸟兽纷乱践踏,那宁静之世也就混乱了。又过了几千年,在那衣食不济之时,总有些男女还为爱所恨,为情所困,于是乎泪痕斑斑,缠绵悱恻之事便说也说不完了。世上之人,大多数只为生计奔命,很少有人在意风花雪夜、亲亲我我的艳事,如果好论男女私密,便会被戴上一个三俗的大帽子。然而市井繁华之所,僻壤穷败之乡,总有极个别无聊之人喜欢淫词艳曲,时常泪洗腮唇,也许是疯癫呆傻,也许是耳闻些男女哀怨离别的事情,便如此了,嘴里时常哼哼唧唧些不为常人所明白的歌词来:

枫叶火红,风儿送凉,菊花开放,我心迷茫。

芳草干枯,青山赭黄,柿子通红,我心彷徨。

鸿雁南迁,哀曲凄伤,白云淡淡,伊人何方……

山泉潺潺,带走花香,空留孤石,枯叶飞扬。

裹紧风衣,难寻方向,待到冰雪消融后,碧野任徜徉……

 

        随着一声啼哭而来,在流尽一滴无色泪后而去,这人世间有多少喜悦,有多少凄凉,说也说不清楚,讲也讲不明白,正如这首《牡丹》诗所写的那样: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春露轻湿五月墙,径庭半亩土青黄。

     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浅埋两粒一生籽,品赏三枝四朵芳。

冷雨斜扫折旧叶,暖阳细抚媚新娘。

秋来冬去常如此,眷守朝夕满袖香。

终归如何呢?殊不见温柔乡里有冷雨,更难料今朝爱来明日仇,闲来无事者在感慨之余写了一首禅诗,云道:

神魔一念异,生死纸唇边。

世上本无色,喧嚣耳眼间。

1960年,河北省蓟县城南50华里处的一个小村庄。

大表姐把小红包递给秀英,问道:“人家把毛衣给你买来了,这回没啥条件了吧?”秀英没有接包裹,而是严肃地说:“我一个大闺女嫁给他,要一件毛衣不算过逾,只是有一件事不太随心。”大表姐笑道:“那个主儿不错了,大宅大院的,哥一个,还没负担,你别再含糊不定了。”秀英打断她的话茬说:“啥也不都像你说得那么好,他们不是一整家子,他妈又走了一步。过了门,我咋和后公公一起过呀?”大表姐见她还想打退堂鼓,便劝道:“天祥十几岁就没了亲爹,她妈不走一步,你说这日子有法过吗?他们都一块过十几年了,和亲生的没啥区别,你别太挑了。”秀英听罢低头不语。大表姐见这个挺行的大姑娘无话可说了,就趁热打铁,说道:“我先回去了,家里还一大帮孩子等着我呢。也和王家浅那头儿定好结婚的日子,你也准备一下,老大不小的了,该出门子就出门子,你就是给这里干一辈子,也不是你的家,妈家终归是妈家,只有自己和爷们一起过才是长久的。”秀英站起身,说道:“只能这样了,表姐你回去吧,为我这亲事,你也没少跑腿儿。”

天祥和秀英结婚了,由于只有一层土坯正房,就和父母东西对屋住着,只是分开吃。大妹子已经结婚,随丈夫去了北京,二妹和三妹还没有出嫁。那时他正在蓟县城里的一个炼铁厂打短工,很长时间也不回家一次。这个星期六,天祥骑着自制的自行车从县城回来了,在中途买了二斤小黄瓜鱼。史氏老太太高兴地对儿子说:今儿晚上咱们贴饼子熬小鱼。秀英很晚才收工回来,闭着眼躺在西屋炕上。对面的屋里传出了丈夫和娘几个的说笑声,一缕缕的鱼香也随之飘了过来,一股无名恼火顿时燃上她的心头,但仍躺在炕上一动不动。这时窦天祥掀开门帘子走进来,问道:你这儿还有饼子吗?秀英装作睡着了没言语。天祥在屋里翻了好久,才从门后的盆子里找到半块玉米饼子。这天晚上,秀英一口饭也没吃就睡觉了。

天祥已经好几个月没回家了。这天队里没有活儿,秀英一大早就起来了,她洗洗脸,梳了梳头发。一切收拾好了,她便沿着村西口的土道往北走,走到日头偏西的时候,才找到丈夫做小工的厂子。请问您这儿有叫天祥的打铁匠吗?秀英向迎面走来的一个年轻小伙子打听。是老窦吧?有,您是……”秀英答道:我是他媳妇。”“噢,嫂子。我带您去找他。那个小伙子挺爽快。窦大哥和我住在一个宿舍里。您是步行来的吧?”“对!”“得走多长时间呢?”“一天。俩人说着话,秀英跟着那个小伙子穿过厂房来到一排平房前,现在窦大哥还没下班,嫂子您先再进屋里歇会儿,再有半个钟头他就该回来了。小伙子一边说一边从裤子口袋里掏出钥匙,打开挂着白门帘的门,对秀英说道:您进去吧,屋里有点儿乱。秀英随着小伙子进了屋,一股臭鞋底子味熏得她直恶心。屋里东西方向摆着两张床,上面堆着许多衣服,被子也都没叠,几双鞋杂乱地堆在墙角里。窗前放着一张旧榆木桌子,上面放着两个还沾着饭粒的铁缸子。小伙子不好意思地把床上的衣服卷了卷,然后扔到床底下,说:嫂子您坐着,我出去一下。”“哎,你先忙去吧。秀英笑了笑说。小伙子走了,秀英在屋里熏地实在受不了了,便打开窗户透透风。现在她也确实累了,就坐在床上环顾着屋子。

《只做情人,不结婚》第一回1 - 吴玉阳美术馆 - 吴玉阳美术馆

吴玉阳工笔人物画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0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