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吴玉阳美术馆

油画、国画、书法、小说、文艺评论、诗歌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吴玉阳,男,天津蓟县人,网名无事梧桐,又名画痴,中国当代实力派画家。早年毕业于天津美术专科学校,后毕业于天津师范大学中文系。网络名无事梧桐,著有长篇网络小说《只做情人,不结婚》。电话:13820221396

网易考拉推荐

《只做情人,不结婚》1.2  

2013-05-12 07:04:4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这一天天祥干活的厂子放假,他骑着自行车回来了。秀英终于找着机会,对丈夫说出了自己的想法:“咱们结婚都好几年了,是不是该和你妈她们分出来?咱们自己过!你那俩妹子也都挺大的了,李凤芹和我经常吵嘴,多烦啊!”天祥知道媳妇和爹妈不和,分开过也是早晚的事,便点点头。
说做就做,秀英请来大队干部主持分家。村支书坐在炕头上,抽着旱烟说了说分家的意义,会计窦今执笔,秀英给大伙倒上水。“谁先说呀?”支书发了话。李闰叨咕着:“我进这个门的时候,天祥刚八岁,他妹子素华六岁,把他养大说上了媳妇,这么多年容易吗?还有啥说的。”“你提这陈谷子乱芝麻有啥用?”史氏老太太瞪了丈夫一眼。秀英见已经公婆开口了,便说道:“其他的东西怎么分都行,只是这老宅子必须按土地照上写的分,土地照上是谁的名字,宅子就归谁!是公公的名儿我和天祥搬出去,是天祥的名字他们就得搬出去!养活老家儿的事怎么办都行。”支书征求大伙的意见,好长时间谁也没说话。“那好吧,就先说宅子的事。李闰,宅子的土地照拿出来吧?”支书说道。李闰从腰里掏出钥匙打开墙柜上的锁,翻了半天才把房产证找出来。他把着草黄纸的房产证放在炕桌上,“我不认得字,窦今你念吧!”于是窦今打开折叠的房产证念道:
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私人房产证
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冀宅零柒肆伍号)
王家浅,正街中段道南,户主:窦天祥,东西叁丈陆尺,南北壹拾贰丈捌尺,干旱地;东窦海,西窦丈,南窦千……
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河北省蓟县人民政府颁发
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一九五零年一月
他又翻过草黄纸,见背面有几个蓝色钢笔字迹:李闰暂收管。此时,李闰流下了眼泪,喃喃地说:“早知道这样,不如当初自己盖一层房子了。”史氏老太太叹了口气,说:“登记房子的时候,是我坚持要写我儿子的名字。”

不久,李闰就在村西口申请了一块房基地,盖了两间土坯房,很快公婆几口子就搬走了。
随着金花的出生,婆媳间的关系渐渐有所缓和,天祥因为和厂子领导闹矛盾,也被放了回来。金花在一岁的时候总是哭,一天睡不了几个小时的觉,秀英整天抱着她,就连烧火做饭也孩子不让放下,一放到炕上就哇哇地嚎。过了几天,金花也不睁眼了,急得秀英满嘴是血泡。她跟天祥商量着:“我说她爸,咱们带孩子去医院治治吧?”天祥有点儿不耐烦,说道:“看啥呀!给她点儿药吃,慢慢就会好了。”“这个样子吃点儿药就好了?”秀英有些不信。“再过几天看看,不行的话再说!”天祥搪塞着。“你啥事都不着急,就好像不是你的孩子!眼睛瞎了我看你咋办?”秀英有些恼怒。“瞎了就瞎了,瞎了就去算命,还不少挣钱呢!”天祥嘟囔着妻子,秀英气得眼泪都流了出来。
正值村子里来了天津拉练下乡的部队,西院的玉兰告诉秀英部队里有会治病的大夫。秀英心里一亮,打好了死马当活马医的主意,她抱着金花来到部队驻扎的地方——大队部。一进院子,有几个穿军装的人正在扫院子。秀英放轻脚步走了过去,她跟一位扎着马尾辫子的姑娘搭着话:“您忙呢?”“诶,大嫂。”那个姑娘笑着答道。“听说您这儿有会看病的大夫,是吗?”秀英声音很低地问。“有啊。”马尾辫打量着她们母女,问道:“您的孩子病了吧?”“对,对……”秀英连声回答。马尾辫从屋子里搬来一个凳子,客气地说:“大嫂您坐,我去给您找陆大夫。”秀英看着她远去的苗条背影,自己没有坐下。很快,一位五十来岁穿着白大褂,头戴白帽子的男人跟着马尾辫走过来。“陆大夫,这位大嫂的孩子生病了,您给看看。”马尾辫热情地介绍着。那个陆大夫笑眯眯地说:“大妹子,天快黑了,先到屋里来吧!”于是秀英跟着陆大夫进了支部会议室。陆大夫摸着金花又黄又瘦的脑袋,问:“大妹子,孩子闹病多长时间了?”“大约有十来天了吧!”秀英道。陆大夫翻开金花的眼皮,拿一个手电照了照,然后说:“先给孩子打一针。”说完就从药箱里取出一个针管,秀英赶紧问:“您看治这孩子的病得多少钱呀?”陆大夫笑着说:“大妹子,解放军给人民群众治病不要钱,事后您只要让大队开一封证明就行了。”秀英听了,都有点儿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。打完针,陆大夫又嘱咐秀英:“大妹子,明天这个时间你再来这里给孩子打针,连续五天就差不多了。回去后给孩子多喝点儿热水,如果她想吃的,就喂点儿软和稀饭。”秀英此时抱着孩子竟不知说啥好了。第二天,金花居然睁开了眼,秀英的心就像开了一扇门那么豁亮,她指着金花质问天祥:“你信不信大夫!你看看,你看看!”
十里外的杨家楼给秀英送来口信儿:八月十五表弟玉柱结婚,请喝喜酒。秀英又发起愁来,去还是不去?去吧,罗锅子上山——钱紧!不去吧,自己小时候经常住在姥姥家,面子拉不下来,思前想后还是决定去。十五这一天,秀英换上一直舍不得穿的对襟褂子,让天祥和金花父女待在家里,自己抱着还吃奶的朝月步行去杨家楼姥家。日头快到头顶的时候,秀英母子才赶到,热得她满头是汗。秀英抱着孩子和亲戚们亲热地打着招呼,她四处张望着:怎么没有我娘家的亲戚呢?她们来没来?她真想先随上份子,可转念一想:随多少呢?同辈的亲戚上多了,自己随少了,一比脸上多难堪呀!随多了吧,家里又没多少钱,再说自己也舍不得呀!换弟和秀芬她们到底来不来?要是她们在,姐几个商量商量,我们姐们儿随的一样多,别人也就说不出啥来。这时候她们还不来,真让人着急!怀里的超月没见过这么多生人,这时哇哇地直哭,脑袋一个劲地往秀英怀里扎。都快开席了,别等了,多少是怎么着,就上五块了。秀英下定决心,抱着朝月来到帐桌子那里交了份子钱,记帐先生在喜礼薄上写道:王家浅,表姐夫窦天祥,喜礼伍元整。

这时候对门的大表姐走过来,看见秀英亲热地说道:“秀英,你也来了。”“嗯,大表姐。”“你们当家的来了吗?”“没有,哪有空儿呀!正收秋,家里还有一个大丫头,没人给做饭吃,还得喂猪,离不开人呀!”表姐俩唠着嗑。大表姐摸着朝月的脸儿蛋笑呵呵地问:“这是你儿子吧?真俊。”这么一来,朝月越发哭得厉害了。“这孩子见不得生人。”秀英不好意思地说。“要开席了,支客正安排着亲戚们入座。秀英本想找个地方歇会儿,可是朝月越哭越厉害,小脸扎到妈妈的怀里,一只手攥着秀英的衣襟,一只手揪着她的头发。大表姐见状对秀英说:“这孩子咋见不得生人呀!要不我先给你看着孩子。”“不用,大表姐你先入席吧!我不着急。”“咱俩还客气啥呀,小时侯你我不常在一块玩儿?要不你先到我妈那坐会儿,等孩子不哭了再过来吃饭。”秀英点点头,于是她和三舅打了个招呼,就到大妗子家里串门子了。估计亲戚走得差不多了秀英才回来,三舅让大师傅重新炒了几个菜,她这才抱着朝月独自吃了饭。
窦素华十八岁的时候和邻村赵德荣结了婚,丈夫在北京市里的木材厂上班,婚后不久她也迁到北京市里。素华每次回婆家,总要给大哥带好多东西,旧衣服和日用品什么的,从不空手。上冬的时候她又回来了,给三亲六故拿了不少礼物。她很喜欢小侄女银花,无意中说了句:“二丫头,过年的时候大姑给你买块花布,让你妈给你做件花褂子穿。”银花听了心里美滋滋地,她盼望着大姑的话早些变成现实,孩子天天叨咕“我大姑咋还不来呀?”这句话几乎成了她的口头语,都有点魔怔了。大队给每户发了三尺布票,年底供销社进了一批白底蓝花布,各家各户凭布票购买,数量有限。秀英也花了一块钱把布买回来,准备自己做件花棉袄,过年的时候串亲戚穿。数九寒天的季节里,田地里没什么农活儿,辛勤劳作一年的农民这才有时间喘口气。男人们东家西家地串门子,妇女们在坐炕上做些针线。一家子穿的戴的可不少呢!大人的、孩子的每件衣服都是秀英一针一针缝制的。大姑奶奶捎来的旧衣服,他穿一阵子,她再穿一阵子,老大穿一二年小了,再传给老二… …一件衣服就像一根接力棒,传到没法再缝补时,秀英才用剪子把它铰成一块一块的,打成夹纸做布鞋用了。这一天,秀英正在炕上一块一块地絮棉花做棉袄,婆婆一掀帘子进来了。她往炕沿上一坐,没好气地说道:“你们家二丫头正在当街骂我呢!她大姑捎来一块花布,我给南头儿的国丽了。不知她咋知道这事了,骂我‘死老太太’!”秀英撬了撬腿,说道:“您甭搭理她,一个孩崽子她知道啥!别生气了。”婆婆坐了一会儿,站起来说道:“你得管管那丫头片子了!不然的话,大了还不成精!”说完摇摇晃晃地走了。中午吃饭的时候,银花端着碗靠在门框上,问秀英:“妈,炕头儿上做的是啥呀?”“花棉袄。”“谁的?”“我的。”母女对答着。没想到银花脱口而出:“妈,你快死了吧!你死了,花棉袄好给我!”秀英苦笑了一下,对女儿说:“妈不死也让你穿上花棉袄。”

《只做情人,不结婚》1.2 - 吴玉阳美术馆 - 吴玉阳美术馆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 吴玉阳工笔人物画作品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